租赁经济的春天

2019-09-06  来自: 东莞百度网站排名 浏览次数:127

2008年,时任红杉印度总经理Shailendra Singh放弃投资电商Flipkart。2010年,Rincon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John Greathouse放弃投资Uber。


现在来看,这是两个昂贵无匹的失之交臂。他们所错失的机会,总价值高达1000多亿美元。Flipkart价值210亿美元,是印度电商的名片。Uber在近首次公开募股时估值为824亿美元,是共享经济的旗手。


但正如三国时刘备对刘表所言,群雄逐鹿天下未定时,机会将源源不断地出现。如今,介于上述两者之间的“租赁经济”,正如春水初生悄然来临,尚未定型,但疯狂生长,从两轮车到家具、从耐用消费品到游戏机、甚至还包括手机和净水器,都可以出租。


租赁经济是时代的产物。如今的千禧一代们,工作流动性大大增强。根据就业网站的一项调查,有56%的职员在16个月内至少换过1次工作,10年内至少换过3次。为了获得更高的工资和更有吸引力的工作,大家更愿意背井离乡,到大城市就业。


但大城市高昂的房价让人望而却步。以孟买为例,根据房地产服务公司JLL India得出的购房负担能力指数,孟买家庭年均收入远远低于购买1000平方英尺公寓的银行贷款资格。尽管孟买工资的增长速度居印度首位,但仍不出所料,2018年房屋所有量仍降至七年来的低点。


此外,截至2019年3月,耐用消费品贷款越来越难申请,租赁经济获得了得天独厚的时机。随着工作和居住的时间越来越短暂,且银行贷款也日益难以获得,所有权逐渐黯然失色。


“通常情况下,人们每一年半到两年就会换一次工作和住房。他们的生活并不是完全可以预测的。如果申请分期付款,万一有所改变也无法轻易取消。”租赁平台RentoMojo首席执行官GeetanshBamania说。他补充道,租赁带来的是灵活性。


租赁公司RentoMojo,及其竞争对手Furlenco、GrabOnRent、Guarented都看准了这一点,通过这种模式提供一种更方便的选择。“产权+按使用付费”的模式正在印度形成。甚至像电动两轮车制造商Ather和净水器制造商Livpure Smart也参与其中。


是的,在千禧一代的世界里,甚至公用事业都是可以出租的。


租赁的优势


租赁的一大优势,就是你可以按需求使用产品,但免去了维护保养和甩手出售等一大堆糟心事。


“我不介意买新的。但是当你不用的时候想卖掉它们很难,二手市场又不甚理想。这时候租赁就方便多了。“Satyajeet说。他今年29岁,家在浦那,在班加罗尔一家电商公司工作。


在西方,订阅和租赁是一个顺其自然的逻辑进程,因为人们早已熟悉租赁汽车的概念,也能接受其他物品的租赁。美国有超过四分之一的新车被出租,三年前由软银投资的汽车订购公司Fair已经融资5亿美元。Rent the Runway是一家拥有10年历史的服装和家居装饰租赁公司,也已成功达到了10亿美元估值。


而在印度,租赁产业刚刚7岁,方兴未艾。根据创业追踪公司Tracxn的数据,租赁公司仅筹集了4.2682亿美元的资金。据业内人士称,其用户数量仅为100万左右(“印度滴滴”Ola的用户则约为1.5亿)。


用户不再热衷所有权的想法也被制造商捕获。全球大的家具制造商宜家正在其所在的30个市场中试点推出家具租赁服务。像马恒达(Mahindra,印度领 先的汽车制造商)和现代这样的汽车制造商,正受困于18年来的低销售额,现在也打算踏足租赁市场。今年5月,现代汽车与租赁公司ALD Automotive合作,直接向买家租车。分时租车公司Zoomcar也有一项名为ZAP的订阅服务。人们可以通过这项服务租赁汽车6-36个月,零首付,零保险费和零维护。


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的一项预测显示,到2020年,印度将拥有4.1亿千禧一代。这形成了租赁经济的土壤,也将是租赁经济的转折点。


创业公司的热度与与它达到用户里程碑的速度有关。Swiggy用了18个月才达到100万用户,而在线支付公司PhonePe仅用了大约一年就收获了1亿用户。


与此相比,Furlenco和RentoMojo的增长速度就要慢得多。以成立七年的Furlenco为例,它共提供85,000套房屋,可以让用户租用家具和电器。Furlenco是该领域首批获得资金的公司之一,募集了4370万美元。RentoMojo成立于2012年,也采用了类似的模式,租赁至少100种不同的耐用消费品和家具。虽然它筹集的资金比Furlenco少,只有约2809万美元,但它已经获得约9万名用户。


Furlen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jith Karimpana表示,“像Swiggy、Uber这样的公司受到资本青睐,通过大量的折扣已经改变了用户行为。”他解释说,租赁市场既没有大量资本,也没有大幅度折扣。


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租赁创业公司是资本密集型企业。收购资产需要初始投资,而这部分资本需要数月或数年才能回收。这也使这些公司与共享经济和电子商务平台区别开来,这些公司往往是轻资产模式。


“前期成本高、使用寿命超过2-3年,三年左右剩余价值超过10%的产品适合租赁。”Vinod Kothari 咨询公司的顾问Vishes Kothari表示,该公司为租赁公司提供咨询服务。


通常,这些产品私人属性不强。但现在,公司正在扩大产品范围,甚至包括了床垫和手机等高度个性化的产品。由于在电商网站上“超前购物”变得很容易,因此租赁公司认为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分期付款。例如,空调分期购买一月要花3050卢比(44美元),而租赁仅需1809卢比(26.3美元)。


像RentoMojo这样的公司,销售额的65%来自家具和电器。RentoMojo的一名高级雇员说,沙发和床在家具中 受 欢 迎,而冰箱和洗衣机主导着家电租赁。由于家用电器维护成本较高,家具是收入的大头。事实上,如果公司制造自己的家具,像Furlenco,租赁家具的利润可能比家用电器高出35%。


租金和回报周期


RentoMojo、Furlenco等公司都规定,租赁应至少为三个月。第 一年结束时,他们才能收回对资产的投资。第二年,他们可以抵消所有其他成本,如利息、物流和维护。这就是困难所在,盈利能力与产品租赁次数成正比。


RentoMojo的一名员工表示,如今RentoMojo的新订单中,只有30%是通过重新部署的资产来实现的。通过重新部署,只要产品看起来不是很旧,用户可以很好地使用。但是用过一年的旧产品管理成本并不低,尤其是电子产品。


电子产品不仅过时快,贬值速度更快。由于用户没有足够的动力来维护它们,因此公司的维护成本会累积。客户退回的劣质产品只会增加混乱,使成本失控。“有两次我们收回的冰箱无法工作,不得不将其退回,终,我们得到的东西有凹痕,但至少工作正常,”Satyajeet说。


有些公司,比如RentoMojo,甚至允许用户终购买租用的物品,以便更快地收回成本。尽管这已经破坏了租赁的初衷。


重新部署只是一个部分,库存管理才是这些公司必须解决的更大难题。Rentomojo的总经理说,任何时候,公司都需要3-4个月的库存,这样才能在3-4天内交货。“因此资本支出是与4个月后的需求锁定的。”


在截至2018年3月的财政年度,RentoMojo赚得3.55亿卢比(510万美元),比上一年增长162%。同年,Furlenco的收入为3.8亿卢比(550万美元),增长了82%。Karimpana说,今年的收入将达到10亿卢比(1450万美元)。


“资产形成和部署都需要时间,所以现在你会看到临界点,”Karimpana说。RentoMojo和Furlenco都在融资。虽然资金可以帮助扩大规模,但是盈利还是未知。


在印度,拥有会带来自豪感,二手商品会让人不适。有一名千禧一代在接受采访时要求匿名,因为他对自己租赁东西的数量感到“尴尬”。


租赁公司想破除这种观念,职场新人的出现正好促进了这一点。“千禧一代现在收入不错,他们宁愿花钱买体验,也不想把钱锁定在不会升值的资产上。”Karimpana说。


这种行为转变可能是由新时代的产品推动的。例如,Ather电动两轮车成本为12.2万卢比(1,777美元)。2月份,它提供了一种租赁选择,以使其更容易接近千禧一代,他们关注该公司的生态友好性,但对其价格标签持保留态度。


班加罗尔Ather体验中心的销售人员表示,约有10-13%的客户选择租用自行车。为此,Ather与一家名为Autovert的租赁创业公司合作。Autovert向Ather购买车子,获得它的所有权以及附带责任,比如保险、维修费和服务费。这些资金都是来自用户每月的固定租金和可退还的押金。


Autovert创始人Uday Disley认为电动车(EV)特别适合租赁模式。“电池占车辆成本的30%,损耗速度比车辆更快,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?”他问道。


但租赁在不同类别的表现也是不尽相同的。


例如,当一个消费者以贷款的形式购买一辆摩托车时,她花的钱是租金的两倍多。但如果在第 一年之后将其出售,那么花费就会缩减到租金的三分之一。这种情况下,租赁平台和租赁商都指望二手市场发挥优势了。


另一方面,一台净水器的价格约为15,000卢比(218.5美元),但即使所有者在一年后卖掉了净水器,他的成本也会比租赁要高,因为与之相关的服务和维护成本很高。


倒逼上游


只要租赁用户得到他们购买的服务,他们不太会关心品牌。一些制造商已经看到了这一点。


净水器制造商Livpure Smart已经将其产品作为服务出租,而不仅仅是销售。“我们希望将水作为一种服务出售,”净水器公司SAR集团市场部副总经理Sunalini Singh说。


Singh表示,在2018年推出订购服务后,仅仅两个城市的认购就占公司销售额的3%。她说,推出订购服务,是因为千禧一代不想花15,000卢比(218美元)买净水器,更不用说每年的维护费用了。


Livpure Smart的缺点是,它的服务中心曾经是利润中心,现在是成本中心,因为它们负责维护租用的净化器。Singh承认,服务中心不再赚钱了。但她说,有利的一面是,客户获取成本已经下降。“之前我们通过广告获得客户,成本约为3,000卢比(43.7美元),但现在是靠推荐转介,成本降至约1,800卢比(26.2美元)。”她说。


该公司现在计划推出空气净化器租赁服务。Singh补充说,他们预计两年内有30-35%的收入来自订购业务。


“订购是公司 受 欢 迎的商业模式。它每年的增长率超过100 %,占我们交易流的30%。”Lightbox Partners的合伙人、Furlenco的投资者Sandeep Murthy说。


制造商们开始意识到这种新模式。瑞典家具巨头宜家也正为家具打造订购服务。它主打的是减少浪费和更环保的理念。


对很多人来说,道理显而易见。优步(Uber)、爱彼迎、共享办公WeWork等公司已经让用户觉得“所有权”不那么重要。


在年轻群体中,品牌影响力也日渐式微,他们更希望以低成本做更多的事情,近三星在印度裁员1000人,就是这种趋势的缩影。它在智能电视市场竞争中落败。一家耐用品零售连锁店的执行董事表示,像TCL、Lloyd这样规模较小、更灵活、更便宜的电视品牌,占据了40%至50%的市场份额,高于三年前的10%。


现代汽车近决定直接向消费者租赁汽车,这表明各行业的制造商都开始注意到这一点。


但真的到了大厦将倾之际吗?不完全是。制造商进行租赁业务,也要承担不同的风险。家具制造商Urban Ladd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shish Goel表示:“制造商与租赁公司相比,经营业务的方式并无共同之处。”“产品类型、财务模型和运营模式都不一样。”他估计,赚10亿卢比(1450万美元),租赁公司需要的库存量将比制造商多3倍。Urban Ladder不会进入租赁市场。


?智能电视制造商Vu Technologies同样持反对态度。“我们对租赁进行了评估,但成本让我们望而却步,”Vu Technologie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evita Saraf说。“如果要承担物流和维护成本,剩下的利润微乎其微。除非它能占到我们销售额的四分之一,否则我们不会考虑。”Saraf断言。


但是,如果共享汽车和电子商务预示了租赁经济的未来,那制造商们应当留神。“大型分销渠道将反向整合到产品制造中。这将给制造商带来挑战,因为经销商将对产品产生影响。例如Netflix、亚马逊Prime会员,转移了内容创造者的力量。同样的事情将发生在各行各业。”Lightbox的Murthy说。


到那时,租赁可能会对制造商的命运产生更大的影响。

258商务卫士、258智能小程序、免费建站、魔站、百度推广、百度开户、SEO、百度优化、百度关键词排名、网站优化、宣传易、书生商友、优闪推、400电话、速贸通、外贸推广、外贸网页推广、外贸快车、网站出租、网站出售

联系人小陈:15377779818微信同号  QQ:92142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东莞百度网站排名 技术支持:奇迹--魔站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